新闻源白名单这顶帽子不好戴

【2015051407】入选“可供网站转载时政新闻”的新闻源白名单,或被打上某种具中国特色的新闻标准,也或是一种约束,再无擦边球的可能倒是真的。这就好比被戴上了一顶模范的帽子,别人都要以你做标准,你还不好好以身作则?有些可能习惯了被追随,比如新华网、人民网,数十年如一日的发发通稿,也有一些学会了被领导,比如南方都市报或者澎湃,偶尔不听话的时候,只要拎拎绳子还是得乖乖回头。也有像财新这样的,戴着帽子可能不如不戴舒坦。

【2015051406】媒体在报道成功创业者时,更喜欢有矛盾有冲突的一面,比如说年轻与智慧、休学与学识、跨界与专注等等,越偏离常人认知越有看点。这种做法往往会给读者一种错误的导向:越是叛经离道的创业者,越有机会成功?或者,这才是真正的逆向思维?

【2015051405】我不是军迷,姑且认为高射机枪与高射炮不是同一种武器。不敢相信处决一个人需要用到高射炮,即便想想也很荒诞,但要说被处决的理由可能更为荒诞。如果你问朝鲜人金正恩,你家的玄永哲为何被处死?他一定会告诉你,后者犯了叛国罪。那么,什么是叛国罪呢?无非领导讲话你打瞌睡罢了。

【2015051404】王健林劝诫企业人“亲近政府,远离政治”,堪称真知灼见。一则企业想要发展,离不开当地政府认可与支持,需要政策、需要小灶、甚至需要一些默契的擦边球。不过,也要认清企业对于政府的价值,摆正位置,在需要出现的地方出现,在用得到的地方卖力。若是不小心进了是非场,后果自负。

【2015051403】在我们那儿,性格腼腆或温顺一点,会被定性为“怕人”,翻译一下就是“见不得大场面”。也有人认为它是中国式文化的特色之一,不敢冒犯权威,惯于盲听盲从。有教授对此算是愤恨至极,不惜向全班同学求赐“胯下之辱”以示范权威只是一道门槛,敢跨就能过……无论大家理解不理解,我倒是觉得,用这种办法教书的老师倒是越多越好。

【2015051402】龙吴路龙漕路有一个怪现象,几个少数民族妇女频繁在此地活动,追着一些戴耳机的、心不在焉的、皮包松松垮垮的路人伺机行窃,搞得大家非常不自在。就我眼见过的,这四五年来从未间断,奇怪的是,极少见到行窃得逞的。按说他们也要吃饭喝水,花时间冒风险,如果没有结果,这持续的“付出”又是演的哪出戏呢?不管怎样,如果你路过此地,见到几个胸前挂着小孩的少数民族妇女,还是多多注意为妙。

【2015051401】昨天发生两件大事,其一,市委重要领导参访我所服务的企业,没见过大场面的我,不小心频频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当诫;其二,岳父从怀宁赴上海“考察”,我却被朱注质问,为什么没有给外公买个软卧……有时候,事情不由你的初衷,结果却得由你承担,而且还不带辩解的。

媒体无意理解开店门槛低在何处

【2015051307】《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文章称信用卡违规套已波及微商领域,并引出微商平台正在推出监控和预防措施。虽说确实存在这种问题,但文章将低门槛开店与信用卡违法套现之间以一种必然的关系所呈现,尽显轻薄,有故意误导之嫌。低门槛开店的核心是颠覆了个人卖家以往在开店过程--主要是选货、囤货、发货、售后,当然也包括支付等所有交易流程--中的主导地位,由重度参与转为轻度参与,才是门槛“低”之关键。这就好比菜刀可以用来行凶,但你不能把菜刀只理解为凶器一般。现在好了,媒体不负责任张冠李戴乱说一通,使得信用卡违规套现很有可能继“传销”之后,成为微商的第二大心病。媒体起不到拨乱反正的作用已经让人惋惜了,如今还要本末倒置,实在是让人费解。

【2015051306】#编个段子#某品牌商有批次品需要处理,放到渠道,因为质量太差被拒绝,剪标直接卖给消费者又怕砸了自家招牌。踌躇之间,有人出个主意,低价处理给某微商团队,结果货品大卖,而且,居然没有遇到售后纠纷。原因是什么?所有货品滞留在渠道,没有被消费和体验,自然就走不到售后环节咯。

【2015051305】福布斯近日发布“全球企业2000强”名单,前15名的状况令人悲喜交加,喜的是,中国企业占到5席,分别是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及中国石油。悲的是,这5家全是国企。反之看看6家美国企业,如伯克希尔哈撒韦、摩根大通、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富国银行和苹果,被一大串明星创始人或经理人的光环所照耀。两相对比,是不是感觉一个死板迟暮一个活力四射呢?

【2015051304】“人作有祸”和“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两句话有时候未必只是用来安慰弱者的,在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中,曾慰问开枪民警,随后被网友曝出学历造假、妻子在政府部门吃空饷的庆安县副县长董国生,如今已被停职。在这场舆论较量中,董是一个愚蠢的小卒,牺牲他一个,换个好案例,值!

【2015051303】团队管理中最大的成本应该来自沟通。我们说要彼此信任,问题不在不信任,而是在对“信任”二字的理解上。信任不是无条件的服从,更多的还是一种主动换位思考的态度,愿意相信事物的多样性,愿意尝试用不同的处理手段去接受不同的结果。耐心倾听对方,哪怕是反对声,从不舒服中找到启发,而不谋求共鸣、认同。简单说,越有信任,越多样化,越有生命力。反之,一个团队越趋向一致越没有前途。

【2015051302】巴萨主场3:0干掉拜仁之后,输家不打算也输掉嘴仗,扬言主场4:0复仇。结果今早比分3:2,拜仁赢球出局。遇到输球大事,大拜仁与我厂一样,尽显屌丝属性。看来“成王败寇”不是外人强加的,而是输家自己的体会,还深深的写在脸上…可惜。

【2015051301】昨晚才看到芳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配了张没啥实际意义的蓝色天空,写着感谢同学、家人的祝福……呃,居然忘了她的生日,一早跟朱注晕乎乎的出门,连平常惯有的一个拥抱也都忘了,更别提蛋糕、鲜花啥的。瞧,明明周日还记着的,到了关键日子反而掉链子。

如何集合不同特质的人说好同一个故事?

【2015051207】《复仇者联盟2》今晨上映,票房超过20亿应该没啥问题。很是佩服乔思韦登,能把十几个个性鲜明的明星放到一起,孰轻孰重好难拿捏。略有规模的企业团体成员或可自问自答,如何集合不同特质的人说好同一个故事?这可是一门真学问。一般来说,达成共同的愿景,尊重不同的背景,解决好这两件事就能有个不错的开始。

【2015051206】估值超过500亿美元的Uber,最终会发展成什么个形态才值到这个价格?让所有空闲的车为所有需要它的人即时取用?共享经济会给人一种接近免费的邪恶感受么?说实话,虽然我也喜欢免费,但我并不支持免费。任何服务都应该是有偿的才更合理。所以,每每能以出租车价格的一半享受诸如一号快车、滴滴专车的服务时,就更容易感觉满意。

【2015051305】#改个段子#在法庭上,被告一直把手放在口袋里,法官让他要有礼貌,他回答说:“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把手放在别人的口袋里,你们惩罚我,放在自己的口袋,又说我没礼貌!”我觉得他抱怨的对,这明明就是“口袋”的错,如果不是给人用的,为什么还要存在呢?

【2015051304】#改个段子#对钱不感兴趣的女人是很可怕的。所以女人一点也不可怕。同理,对钱不感兴趣的微商是很可怕的,所以微商一点也不可怕。那么,做微商的女人更加不可怕了。以后遇到朋友圈做微商的女人,记得通过加好友申请哦。

【2015051203】进了几个微商群,长久以来只见到少数几个活跃分子,也就是撒撒链接或者一段心灵鸡汤就遁形的,原本指望用来交流工作经验的初衷,看起来就是建群的家伙一厢情愿或一时热血的产物。至少这几个群里的微商分子,实际上没有太在乎社交关系和建立社交关系的能力的重要性。谁说互动是微商的基础?

【2015051202】微信运动是个不错的工具,会无意中提醒我应该多走几步,不科学的说法是,多走对身体总会更好一点。但这个工具也有不太友好的地方,它居然会融入社交元素?借着晒走路步数的机会,让大家排排坐,互赞互励一番。说实话,我可不关注别人家走了几步路,也不喜欢被点赞,更不喜欢还要收到点赞提示。完全没理解这个赞的价值在哪里,大概,这就是产品做过头的地方吧?

【2015051201】有三句话,对于如何用人有独到见解,是为“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意思是说,谦逊者王,友爱者霸,独裁者亡。打工者有资格以让自己爽为工作前提,可一旦选择创业,就不敢只让自己舒服。反而越是不舒服的不容易接受的,就越可能是正确的。虽然我只是一家小公司的一个小部门负责人,却已经感受颇深。信任不是一件容易事,可是有了信任,好多难事就没那么难了。

未来经济的主力军是技能标兵

【2015051107】对于一些创业者来说,一技之长可能有点奢侈,他们讲究整合,用某种方式让各种资源服务自己。差不多的是,对大多数有一技之长的人来讲,创业也是件麻烦事,除了专注某事成为这个部分的技能标兵之外,其他方面不堪一提。不过,有研究者从好莱坞电影制作的模式和办法里,认为未来经济的主力军正是这些技能标兵,他们通过一些目标明确、任务具体的短期项目,贡献技能,实现价值,而非浪费在创业者编织的春秋大梦里。提出这种可能性的研究者并没有拿技术标兵与创业者相提并论。我只是觉得,一旦这些标兵找到了正确的方式去做事的话,那些推销“虚构”的创业者就将走入困境,失去市场。想到总理最近强调要强化职业教育,越发感受到这才是未来经济的基础。

【2015051106】某土豪请客吃饭看戏,乡里县上有点脸的人物大大小小请了70多位,结果到场的不足三桌,连预期的一半也没有。这件事至少反映出一个问题:你以为你有70分的能力,实际上不到30分,自视过高会有落差。这一点普京体会深刻。

【2015051105】除了出卖自己的朋友圈之外,有没想过微信上其他的真正的创业机会?比如借助订阅号做的信息交换服务?再比如通过服务号来做社区O2O服务?甚至只是建一个微信群,做会员俱乐部,靠贩售兴趣养家糊口?潜意识里,我们是不是不敢认为微信实际上真的是一个生态?比如你在互联网时代可以建个官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你敢推个App。后面两个才是真的生态,有安全感。

【2015051104】如果有人问你微商和传销的区别,对方一定不是真的要知道它们之间存在哪些不同,只是想劝你老老实实做事做人罢了。遇到这种情况,一个对微商的未来充满期待的人,应该如何回答呢?我以后会说,微商就是让有闲时的消费者变成兼职销售。虽然简单粗暴了点,但比传销而言,更有机会让人想到点好事。

【2015051103】可能是我浪费过太多的时间,也用过很多种的姿势,所以对职场上靠拼时间来彰显工作投入程度颇为不屑,很多事情,因为亲身经历或参与,一眼就能沽出其成本与效率,只是不想点破而已。问题不在企业是否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而是在它不自觉的发生的时候,还要拿它当作勤勉的典范。在这样的氛围里,只能滋生投机与短视,自然也干不成有价值的事。

【2015051102】一些朋友圈朋友比较多的小伙伴,时常不无傲娇的宣布今天删人,明天拉黑,我理解他们不堪其朋友素质差异过大以及垃圾信息过多。但是,做这样摆明着得罪人的事,还是得学会找理由和挑时间。比方说,如果你今天删掉或屏蔽昨天在朋友圈发动态祝福母亲节日快乐的,就没那么矫情,反而还显得你很正义。大家都很鄙视连基本的孝道都要拿出来秀一下的家伙们。

【2015051101】听完邓丽君和王菲版本的《清平调》,再听好妹妹乐队的男声版,会对下一个还没出现的版本有所期待。词好、曲好、唱的却不能入耳,如果是周华健或者黄安,可能会有不同。不说了,赶紧学会。

京东像阿里?东施也像西施!

【2015051007】网易科技刊发的一篇解读京东财报的文章称,京东越来越像阿里,并认为双方都很看重平台销售总额(GMV),“因为这意味着市场地位和盈利前景”。刘强东或许会这样以为,但马云或者说阿里是不是这样看就不一定了。理论上讲,在一个平台上产生的交易越多,其平台价值的确会更高一点。但是,这种价值如何变现,甚至要不要变现都是值得思考的另一个问题,简单的等同,以为价值就是盈利能力,只会让后来者看不懂、追不上。我倒是奉劝有意做平台的,绕过GMV的限制,多考虑考虑如何为供货商创造更多的利润,以收取更多的佣金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即便听起来很是保守。另外,这篇文章应该是京东的软文,结尾谄媚,读起来有种东施效颦的感觉。让人感受得到京东的艰难处境。

【2015051006】遇到固执的父亲正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你该怎么办?比如说一家人出游,父亲开车,一路上接打电话不断,你该如何应对呢?固执的人总有过于自信的一面,一旦他自信的某个方面正好是其他人所担忧的情况,双方是无法沟通并达成一致的。在这个时候,引入外界力量无可厚非。所以说,湖北高速交警其实是接到了一条大四女生的求助消息,而非一则举报。当然,如果那位让警方劝诫父亲不要开车接打电话的女生可以事先预防,可能会让看到这类新闻的人在所谓的伦理道德层面更好接受一点。

【2015051005】广州市交委查处Uber之后,推出官方主导的租车平台“如约”,除了名字有点意思之外,其他的都是尴尬,比如使用价格比Uber贵,司机收益比Uber少,民众好感度比Uber低……某网友的评论十分给力,说“不消灭更先进的生产力,怎么代表先进的生产力?”广交委骑虎难下的窘态再次警告大家,自作孽不可活。

【2015051004】周六理发,一坐下来就被被搭讪问,母亲节有没有准备点什么。一方面想想老妈不在身边,感觉亏欠,倒是有点愧疚。另一方面感觉却不舒服,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如何孝敬母亲或传达感恩,自有一套方式方法,更何况还是我不认同的某个人云亦云的节日,我为什么要被她的问题给绑架了呢--我也知道对方只是找个话题活跃下气氛而已--想过这些,我只是笑了笑。很多时候,我笑了笑是因为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2015051003】喜欢钱的人可能不在少数,包括我自己,尤其是对纸币的某种特殊爱好,红闪闪的,越厚越让人舒坦。不过,大家想象过现在手里拿的纸币都有可能遭遇过什么吗?美国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发现7%的纸币都携带有致命病菌。而麻省大学在2009年的一项调查也显示,约九成的纸币被可卡因污染,七成的纸币含吗啡,而甲基苯丙胺和六六六则分别出现在三成和两成的纸币上……这些数字可能在中国没那么恐怖,可是也足够让人警醒。从这个角度去看,少用现金多用卡反而是件好事,至少丹麦人就想着先这样去做做看。

【2015051002】申花昨晚在万体馆非常不体面的输给了同城新兵上港,赛后,申花官方称此役“是上海足球的耻辱”。就公平竞技的角度去看,裁判的确出了很大的问题,全场抛出9黄3红,在中超史上应该不多见。再从主客场待遇不同的潜规则上去揣测,一开始的几分钟,裁判对孙祥的那次偏袒就说明了很多问题。我想起很多年前,成耀东的上海国际在实力强劲的情况下最终输给申花的那场比赛,假球始终是中国足球长不好的病根子。不同的是,当初的受益者昨晚成了受害者。

【2015051001】杨金赐在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第一轮中被淘汰,仅仅从我对作品质量和选手水准的标准来看,白眉工作室可不去论,至少相声演员李菁的作品真的没法让人乐起来或者想到点什么,连我司的年会表演也不如。可惜的是,这类节目免不了靠刷脸、摆资历去做平衡。在这点上,一开始就向《我是歌手》看齐,瞧瞧后者三期以来的冠军,没一个我喜欢的。难道真如大家所说,我是个非正常人?

别以为你得到的是你该得到的

【2015050907】明星企业对创业者的示范作用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我的思考是后者更多,因为大多数创业者都是平庸且浮躁的,他们过于相信奇迹,却没有达成奇迹的必要技能与手段,他们也许能看到正确的方向,但并不能理解该趋势的本质。洪流之下,千万不要以为被推着走与主动走都是自己的能力使然。

【2015050906】“在公司里,除了钱以外,还有什么能够真正地激励员工?”对于那些有钱并且以为用钱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好问题,用钱可以留住人,但未必可以把人用好。不过,对于没钱的小公司来说,这就是一个糟透了的坏问题,仅仅靠收买人心是不够的,你都会嫌弃自己一直贫困对不对?

【2015050905】加州大学的Gloria Mark教授说,电子邮件、社交媒体、通知以及无数的数字干扰侵蚀了我们专注于个人任务的能力。他说,2004年美国信息工作人员平均每3分钟改变注意力,2012年降至1分15秒,2014年降至59.5秒……问自己一个问题就知道Mark有没有在胡说:你一天刷多少次微信?

【2015050904】尚未完成本科学业的20岁女学生梅莉布莱克代表苏格兰民族党,击败了来自工党的对手,当选英国下议院议员,成为英国自1667年以来最年轻的议员。看到这条消息,想不想扒扒这位女学生的背景呢?如果在我们这个地方,里面一定会有故事。

【2015050903】自称互联网分析师的许单单,最近被一篇旧文再扒了一次,缘由可能是总理喝的那杯咖啡过于浮夸,惹到众人不开心了。许是不是个骗子他日自见分晓,一些想获得成功的人倒是该反省下,有没有哪些经历是你喜欢但站不脚的,可别吹的离谱了。

【2015050902】成都女司机被打一事,在微博上继续被八卦,再次说明了故事比事故有趣。原本是社会公德教育缺失上的一场事故,却被好事者硬硬扒出涉及谋杀、暴力、出轨、贪腐、啃老等连场好戏。哎,这些网友不上中国达人秀实在是屈才。

【2015050901】科技届风向标级别的《连线》杂志曾给苹果公司出过不少荒诞的建议,其中包括劝说苹果“彻底放弃Mac操作系统,改用微软Windows“,因为“这样一来Mac设备就可以兼容所有现有PC程序了”。如果苹果当时真的这样做了,估计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会更‘简单’,因为大家能干的事只有开机,然后等待、等待、等待。

今天的公仆应该学学古人的智慧

【2015050807】宋朝人赵开促成钱引在市场上流通之后,给人们带来了很多方便。有一天,官府查获了伪造的三十万钱引,盗印的五十人,依法将处死。但赵开却建议官府,给钱引加盖宣抚使印,由假变真,从轻发落五十个死罪之人,由死转生。于是,官府一天之内就白捡了三十万钱,也救活了五十条性命,怎么算帐都是多赢……今天的政府倒是应该学学古人的智慧,即使Uber是个敌人,是个坏人,也要想办法把它收编过来,为己所用才是正解。再说了,别人白白帮你解决了打车难的民生问题,怎么就一点也不知道感恩呢?

【2015050806】该如何理解“成就别人,成就自己”这八个字?只有两种人可以做到,第一种是有大智慧,耐心教人、爱心容人、勇敢放权、主动让权、淡定退位,这几方面的作为必少不得。第二种是有大忠诚的,指哪打哪,绝不含糊。前者需要领导者用更大的格局和胸怀来包容,后者需要领导者主动回馈来呵护关爱。这两种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想干大事的人,别有宝捧着都不珍惜。

【2015050805】马英九昨天在脸书上重申[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是经李登辉、蔡英文在不同时期都有明确承认过的既定事实,做了少有的一次反击。与此同时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从大陆返台后随即发表“负责任的政党不可无两岸政策”之言论,算是难得正视事实的态度,反而看出国民党在台湾的前途来。想想大陆的这帮同胞,还陷在领土是否统一的焦虑之中,完全跑偏方向了嘛。

【2015050804】脸书上有朋友悟到说,“拜祖先其实拜的是一个家的中心价值,一个家族可以长存、常存的信仰”。我被这句话打动,也很认可他的理解。可惜的是,对于最近三世人都居无定所的我来说,谈家族有点奢侈,谈信仰也有点迷茫。要知道,我们每次祭祖,无外乎念着喊着“祖宗,祖宗,保佑家小身体健康”,“祖宗,祖宗,保佑家主发财”之类的老段子,在它上面,一个家的中心价值肯定没法建立。

【2015050803】总理喝了杯咖啡之后,“互联网+”的那个“+”字似乎也被镀上了一层金,变得无所不能,为所欲为。在这个时候,你会怎么继续?是跟着一起吆喝?还是安安静静地看会儿小书,抽根小烟、喝点自己煮的咖啡,至少要比什么泡泡上打着“ME”字样的要正宗的多。

【2015050802】朱注养了三只蚕,两只小的,一只大的。养了两天,朱注就表示很担心,说两只小的在一起玩,大的不合群,一个人躲到一边只顾着吃东西去了……我也很奇怪,被花露水喷过的蚕究竟能活多少天呢?

【2015050801】芳的发小是个勤快人,会赚钱,一不小心给自己老公买了一辆宝马525i。我知道后,觉着终于找到个激励芳的办法:你看人家媳妇儿,都给老公买车了,你还跟着我混吃混喝的……说完一遍之后,我就觉得这生活有盼头了,怎么回事呢?

姿势越多 越缺内涵

【2015050707】据说周鸿祎在发布奇酷手机时说了这样的一段话:“今天我琢磨最多的是你们的想法,而不是对手的想法”,如果他这句话是对手机用户来讲的,我以为讲中了要害。甚至还可以延伸下:不止是不在乎对手的想法,也可以不在乎股东的想法。同时,还要与竞争对手合作,一起来在乎用户的想法。只是想想倒也简单,真要去做到,又得具备多大的胸怀才能呢?至少那些黑苹果手机的、拿机器当跑分王子的、秀自拍绝技的、卖个手机像军火商那样故作神秘的都没那个底气做到。姿势摆的越多,越缺内涵。

【2015050706】我很期待自动驾驶卡车尽早成为公路标配,到那个时候,近乎零成本的全球化实时配送将成为可能,比如覆盖半径500公里以内的中央仓储需求会大幅缩减。就好像为全世界安装了条永动的物品传送带,按需电商值得想象。

【2015050705】总理对某些政府机构的办事方法和效率提出批评,说“我们现在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政府一些’该管的事’没有管到位,但对一些’不该管的事’,手却’伸得特别长’!”实际上,这种情况不独政府有,有点规模的企业同样存在这种人浮于事的状况,该自己做的事,没有做法,没有推进,以最低要求得过且过。不是自己负责的事,却可能就有三五个人同时插手。说到底,还是个别人的问题,心态不端正,位置不放对,授权不到位,监督不严格,遂成常态。

【2015050704】看到“佛性”这个词,突然对“性”有了新的感悟。比方说圈内都在关注的微商,也可以带个“性”字,微商性、微性、商性什么的,意思就是说,微商这么火,一个正常人再不微商都不对了。有了这个理解,再对照下佛性,居然多了点羞耻心。

【2015050703】百度百科最大的价值可能是只要你愿意花钱,就有机会让一介屌丝成为中国“达人”。不少外围女,正是靠把自己“百科”成明星、模特,以提升招嫖卖淫的身价。理解了这个动机之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有很多做微商的喜欢自称某某第一人,微商男神,微商女神等等,买单的人图个不肉头才是市场真需求。

【2015050702】我不相信一位有三个孩子的父亲会是不负责任的人,我也不相信铁路公安会无缘无故给一名所谓罪犯的家属予以10万元的救助补偿,我更不相信让死者的三个小孩与其80岁的祖母分隔两地会是人道主义。不过,生活就是由很多的不相信串联在一起的。

【2015050701】4月中的一篇博文,被投诉违规,说有诱导分享之嫌。微信发来信息说做删除处理,但没不告诉我哪段信息出了问题。同时,它也给你提交申诉的权利,尽管需要提交一份你不知道该怎么去准备的申诉资料。我的问题是,既然是有人投诉,微信该不该展示下投诉的内容好教我知道错在哪里才算公平呢?

有力气多干干人事

【2015050607】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关掉了40多家极少人见过的网站--我敢打赌真的极少人见过--并大肆宣传其在“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上所获得的成效,就好像众人在麦田里挥汗如雨抢收庄稼的时候,突然闯过来一个精力充沛的男劳力过来炫耀,说他刚刚拔掉厨房壁角下的一撮杂草……真愁啊,什么时候把力气花在干人事上呢?呃,干人事?我好像无意中又得罪了某一个职业。

【2015050606】#编个段子#微商奋斗目标演变:1、小白微商:兰博基尼;2、初级微商:宝马;3、中级微商:大众polo;4、高级微商:奇瑞;5、资深微商:出租车不排队;6、骨灰级微商:公交车有座位。

【2015050605】给企业服务号做内容规划要比订阅号容易一点,因为企业总有太多的话想主动传达给受众,而订阅号则倾向于彰显写作者在某个领域的专业与深度。围绕企业,可以就其服务、产品、用户、观点、动态及行业地位等做更为全面的内容规划,选题面广,素材多元,很有想象空间。可是,遇到服务、产品太过平庸的状况,又该如何保证内容品质呢?

【2015050604】对“微商可以卖什么”的常见答案中至少包括土特产、农副食品等,但随着新的食品安全法的落实,主打土特产尤其是副食品类土特产的微商将面临困境。一方面,食品安全问题是民生大计,马虎不得,的确也需要重法压阵,所有人都应该支持;另一方面,已获得种子用户的副食品土特产微商可借机转型,试试会员制供货,玩一玩社群经济也是极好的。换句话讲,如果你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的话,留给你发展种子用户的时间大概还有小五个月,你得努力。

【2015050603】观察几位谈电商的意见分子,其微博或空间“动态”的文本构成,通常包括各种张冠李戴的名人名言、不同姿势的自吹话术及一两句不痛不痒的行业点评。这让我想起诗人贾岛常在除夕夜取来一年所作的诗文,用酒肉祭祀,自勉“劳我精神,以此补偿”。若是这几位电商分子也学贾岛,岂不要坐到广场中央拜个一年才能祭完?唉,按他们发动态的频率,东借西凑来的言论,要补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2015050602】我上的第一堂电脑课花了200多元,实际上只学会开机关机,然后拿了一张练习五笔输入法的纸键盘。即便如此,我还是建议另一位同学也花了这笔冤枉钱。现在想来,当初的理由应该只是不希望被人看出自己的傻来……今天这些想做微商,但又指望靠发展所谓下线赚钱的人是不是正在利用类似的心态呢?

【2015050601】最后一条解释下我码这些字的初衷。其一,个人所思所想,做梳理备忘用,无所谓深浅高低;其二,给自己一件可执行的任务,好保持一个思考的习惯,多做一天就多赚一天;其三,码字是新时代最重要的沟通方式,因此结交一两个好朋友,也就值了。

有些媒体人就是被阉的公犬

【2015050507】媒体问骗子:你是哪里人。骗子回答:福建人。是日,媒体标题称:福建人都是骗子。媒体问朋友圈卖假货的,你是干什么的?卖假货的回答说,我是干微商的。是日,媒体标题曰:微商都是卖假货的。我很同情这样的媒体工作者,不是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而是没有一探究竟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好奇心。就像只被化学阉割的公犬,有形无实还自觉不累。

【20150505006】How-old.net能走红朋友圈的根本原因在于人人都想看到自己显得更年轻一点,但微软忘了该用How-old.net去证明什么。其新近发布的Project Oxford本该显得格外聪明--它是某种能够智能解析数据并且能让你的应用变得更加“聪明”的服务--但等大家上传不同姿势的照片只为证明自己能更年轻的时候,Project Oxford就该宣告失败了。它能定位脸在哪里,也能分清性别,但更重要的是,它应该清楚你的实际年龄。只有做到真实,才能算作智能。否则,只是全民娱乐罢了。

【2015050505】上海出台新规,市级领导干部的配偶不得经商办企业;其子女及其配偶不得在本市经商办企业;对填报配偶、子女及其配偶无经商办企业情况的领导干部按照每年20%的比例进行抽查。简单讲,新规降低了本地官员在本地贪腐的可能性。再想想县官不如现管的世风,这样做还真可能会提升清廉呢。

【2015050504】天涯社区计划挂牌新三板的消息,让我想起多年不用的账号密码,开始还有点小温馨,直到登陆之后,看到数年如一日的版面风格,顿时有种逛外滩不小心走进了人民公社一般,天涯没想成为历史纪念馆吧?那么,既然连续两年亏损超过8千万,就没想过在改版上花一分钱么?

【2015050503】不得已又坐上神州专车,倒是更坚定的认为它迟早会退出上海市场。它们最近大批采购拥有本地户籍的上汽大通或享有免费电动车牌照的比亚迪,数量虽有增加,但汽车品质及用车体验却在暴跌。大家不会认为在点评里记录车内气味几乎让人窒息之后,还有下一次用车的心情吧?专车服务,用的就是心情。

【2015050502】出于好奇,我正在观察一些在微商领域较为活跃的意见分子,但说实在话,虽不少见各种数字组合--如几少、十咖或二十真人等--但真正给到这个行业一点有用的指点或真实记录的恐怕都凑不够一桌麻将来。这也是为什么我对微商既悲观又乐观的矛盾所在,究竟是混沌未分,还是说被人故意搅浑呢?

【2015050501】我读小学的时候,常被父亲嘲笑,同样风里来雨里去,晚睡早起的,别人家考第一,我怎么总在前六名徘徊呢?现在想想,温格此时的心情大致与我那时相当,既侥幸又懊恼。侥幸的是,还留在前四,不坏不孬。懊恼的是,如果自己少犯点错,不至于又陪太子读了一年书。我再对比下阿森纳和切尔西对待结果的态度,不禁有心要学切尔西来。向最高目标看齐,不一定就是自不量力,更有奋发图强的意味。

中国人要不要担心欧洲人害怕的gafa?

【2015050407】欧洲人对GAFA的担心可能是中国人不理解的,对于可能代表“邪恶的美国互联网帝国”的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四大公司,贵国与其中至少两家关联不大,而Apple可能影响了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产业,但Amazon对中国电商平台的促进只有一个启蒙价值。但试想我们像欧洲一样开放--即便没有欧洲那么孱弱,不至于没有一家公司足以与GAFA抗衡--也不能避免GAFA对某个领域的绝对垄断。到那个时候,国人还敢保证没有国家安全的顾虑吗?有时候,我们不能为了某个一时正确的说法而牺牲真切永远的利益。

【2015050406】从Uber谈资源重整,到共享经济,再到下一代社交软件,甚至是某种层面的民主启蒙,各种解读似乎都有值得思考一番的必要,可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在资源整合层面,政府关系也需被整合,Uber被打,就是水土不服。再到共享经济,国人只看利弊,除去补贴政策及新鲜感,单纯从集合闲散资源的初衷出发的所谓共享,只是这个阶段普及民智的一个拿得出手的概念而已,没有实际作用。而所谓下一代社交软件,自Facebook开创社交网络之后,就无下一代社交软件的说法,无论是Uber还是曾火热一时的Pinterest、Secret、Same,社交已是常态,切入点不再新鲜到破旧立新的地步。简而言之,Uber只是Uber,与当年的Google差不多是同一种命运。

【2015050405】假买家打劫了京东快递员,货品被抢事小,万一丢了性命就不值了。可惜的是,案发后24小时尚不能缉凶结案,可见京东在用户信息处理上也存在漏洞。去年315期间,刘强东曾自豪的宣布京东在用户信息安全上做到一流,卖家、快递人员全程无法接触用户信息。现在看来,即便接触到了也没什么实际价值。真假信息都甄别不了,谈安全就是在开玩笑吧!

【2015050404】马斯克近期公布了向全世界提供电力的“特斯拉能源”计划,排除科幻电影里高新科技给落后的人类认知造成的所谓安全顾虑,我个人还是很期待有那么一天,能通过太阳能或风力获得的电力来使用各种电器,尤其是在东至这种地方,一到夏天,你的空调、冰箱和电视只能有选择的使用,让人很受折磨。更重要的是,对比电线输电,你不觉得太阳能供电及电池储电更屌吗?

【2015050403】媒体摘选了巴菲特在50周年股东大会上的部分观点,其中提到:改变自己比改变别人更为重要。巴菲特说,如果你发现别人身上某些喜欢或不喜欢的东西,那就去努力学习或改正。这种模式同样适用你的另一半。虽然是一个完美的初衷,但多少可以看出一个人想获得成功必然付出接近完美的努力。在这样的看法面前,我的“扬长避短”论,多少就有一点消极、懒惰和不思进取了。这个毛病,在我喜欢的人身上,譬如温格也常常发生。

【2015050402】在企业组织中,我们为什么要信赖专业人士?并不是因为他们比你聪明或者勤奋,而是因为他在某个领域所花费的时间要远胜于你。他的专业程度正是来自这种积累。这就好比在公司的发展方向上,所有人都更信赖创始人或CEO的决策一样,没有人比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更花时间了。所以,我想我不该继续挑剔芳煮的饭菜了。

【2015050401】昨晚吃饭前,芳宣布了我们在三天假期内取得的成果,除了有客来访招待之外,我们三个懒人完成了不出门、不花钱、不浪费的基本目标,以后需要继续努力……实际上,如果不是2号有雨,我们至少会打两个小时的台球,见一位四五年没见的朋友,再吃一顿别人家烧的晚饭。如果不是朱注太懒,3号我们也会逛一次超市买回食材,在家里弄一次形式胜过内容的烧烤趴。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没什么生活目标,但回过头去看,将一些无意为之的事,稍加整理就成了值得自豪的辉煌履历。我毫不怀疑芳有组织干部的潜质。

你需不需要每天送菜到家服务?

【2015050307】看到Jet.com如此成功,国内有人跟风么?如果不考虑国情,只是做好这个靠会员费盈利的商业概念,应该还是有一大把创业机会的。可选择某个领域单点突破,比如在生鲜副食,对大多数城市家庭来说,它是一笔相对稳定的支出,创业者能否通过整合农场、广建中央厨房,结合社区服务等方式提供食材到家服务呢?我很期待。

【2015050306】微信公号《中国政府网》昨日头条文章《读懂总理谢绝题词的深意》,以李克强总理日前在厦门大学婉拒题词一事,重申了中央的八项规定,有意对政企关系做一番梳理和引导。对一群没有势力的平民创业者来说,在心理上多了一份公平保障,对未来则多了一点乐观期待……为什么会关注这个账号?看看它们头条才3万不到的阅读量,我想说,微盟服务号的活跃度一点也不差。

【2015050305】政治学者福山说,“高层为了制约下属的权力,不停地堆砌各种监管机构,但这些机构的运作究竟如何,高层却不得而知,于是就产生了信息流通上的问题。”在企业管理上,管理者学不会分权放权,其危害与福山说的情况也差不多,即便看不到多余的机构,但却多了很多无人问责的任务和项目,看似人人参与,实际上却没有一个人对结果负责,到最后,既害了干实事的人,也让企业遭受损失。

【2015050304】我有收藏名片的习惯,用一本名片册,按照入职时间依次排列,偶尔看看,脑海里闪过的景象跟看电影也差不多。这样做只是想记住曾去过哪些地方,遇到过什么样的人,做过什么样的事。至于收藏的经济价值就没什么好预期的,人家乔布斯的名片今天也才拍到2000多美元。

【2015050303】不小心点开了《万万没想到》,不小心看了一段王大锤说“亚美蝶、亚美蝶”,不小心朱注正在我身后……然后他笑了问我,“爸爸,你知道’亚美蝶、亚美蝶’是什么意思吗?”我扮作一脸无知状,他说:“就是日语里面,女人说’不要、不要’的意思”,我试探他:“你哪里知道的?”这个时候要沉得住气,他说:“同学们说的”。我有点轻松了:”瞎说,男人说不要也要这么说吧?“他没话回我。看得出来,他真是听同学说的。大家说如今这学校教育怎么这样啊!

【2015050302】第二季《奔跑吧,兄弟》看了几分钟,就有换台的冲动,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媳妇爱看,儿子护着,我只能戴上耳机去听听崔健的“我独自走在老地方……”这些做节目的,大概蛮迷信成功学,把一件做对的事重复再重复,耗掉一小撮自觉审美疲劳的人之后,就有了所谓的铁杆粉丝。再想想由安倍访美到个人对中国历史的一点点狭隘回忆,貌似也走了这么一段粉丝留存的过程。

【2015050301】#改个段子#开V店的学妹小V跟我分享她的心得,她说:“我有一个V店,有自己的生意,我自己当老板,没人可以命令我……”我说:“把你刚分享的那条链接再分享一次。”

未来的新媒体趋向融合

【2015050207】对微信而言,订阅号能否提供长期稳定的优质内容是一个决胜因素。这就要求微信对订阅号的写作者有一个长期的计划。首先,微信需把订阅号的写作者看成一个整体,既包括成名已久的意见领袖,也包括涉世未深的无名者;其次,微信需要通过一个收益分享的模式去扶持写作者获得一定的生活保障,从而确保内容上的独立性;最重要的是,微信还要想办法扶持更多的写作者成为各个细分领域的意见领袖,就像娱乐业造星那样。未来的新媒体更像是多个行业交杂的一个状态。

【2015050206】有研究机构得出Apple Watch的材料及制造成本,警告大家这只手表的成本只有零售价的四分之一。不过,果粉们看到这条消息的反应可能是没有反应,所谓的品牌价值,大概也就是这么回事了。为你想象的那个想象付费,而不是成本。以成本定价的企业有谁干成了苹果的事?

【2015050205】某乙经过朋友某甲介绍认识某丙,后在某甲不知情的情况下,某乙被某丙借走2万大洋不还产生纠纷,请问某甲是否需要为此担负责任?即便经济上的损失没理由找到某甲,但信任上必有损失,某乙会否反省自己的辨识能力放在一边,但对某甲及其朋友圈的不信任却是极有理由的。从这点看,所谓信任经济也是个过渡期产物。

【2015050204】自郜林离开申花之后,就没去过虹口,再加上恒大这几年顺风顺水,申花更显落寞。我大概能理解虹口6号看台上的同学会如何看待郜林昨晚的那个进球--要知道在这个球场曾有几万个声音为郜林呐喊助威--我们说烂泥扶不上墙,那是因为墙坏了粘不住泥。申花就是那堵坏墙。

【2015050203】温格遇到穆尼里奥这样的对手,的确会心很痛。一方面,必须承认穆的战绩,回归英超不过两个赛季就能夺冠,没几个人可以做到;另一方面,温格很不认同穆尼里奥对足球的理解和态度--教授大概希望全世界的教练都用同一种方式去理解足球--这明显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可在天秤座的温格看来,只有一个唯一真理,其憋屈可见一斑。

【2015050202】微信为订阅号开放了自定义菜单接口,可设置一个三乘五的菜单,形式上与博客的“页面”类似,让访客有一堆看起来显得丰富的内容可供选择。对大多数创造不了内容价值的公号来说,它只是一个装饰品罢了。

【2015050201】昨天推的公号,被人指出有“交作业”的心态,实在是很惭愧。会对“私人媒体”于我的价值有一些反省,哪怕做不了别人眼里的更极致,也不该去做自己眼里的又一个--无非是所思所想所得,我手写我心嘛--客观看来,是思的不够,想的有限,得的狭隘。这又是综合水平的反映,包装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