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的一场演讲

参加了最后半天的明道大会,刘慈欣的演讲因为话题新鲜让我印象深刻。他的演讲主题是“两个空间的开拓”,分别论述了自1946年以来,人类在“IT与“航天”领域的探索与成就,并分析了两个空间不同处境的原因。

他提到,“IT”是虚拟的数字空间,“航天”则是物理的太空空间。

前者从“全球仅需5台巨型计算机”的早期观点到如今智能终端实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多维互联互通,进而重构世界。

后者则空有对1500000公里(地日距离,即0.01个天文单位)的向往,却止步于300公里的引力深井(今天,将一公斤的东西从地球上送到300公里的外太空需耗资500万美元)。

他指出,造成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的主要原因在于是否缺乏民间力量的参与。他列举了主导这两个行业的主要公司和机构,前者聚齐民间力量,后者则由政府独揽。

最后,他以百度李彦宏的一份政协提案结尾,李代表呼吁政府开放民间力量进入航天领域的研究与探索。那一瞬间,我不得不将李彦宏与Elon Musk关联到了一起。

因为对话题较陌生,以及演讲者在听众心目中享有一定的知名度,使得刘的演讲更能激发听众的兴趣,至少比同场的其他常规演讲更值得让人回味。

说句玩笑话,若百度李彦宏坐在台下,一定会为自己的公关部门记上一功。以内容营销的要求和目的来看,这场演讲值得很多公关人学习参考。当然,前提是你的老板也足够出彩才行。

PS.

1、“引力深井”未必是专业的物理术语,这种说法更可能源自一部获得星云奖的同名科幻小说。

2、维珍航空推出的太空旅游,仅仅距离地球100公里远,短短不到5分钟的旅游需花费20万美金。

稀缺的存在感

早上7点25分,窗外已是喧闹不堪。与七八年前相比,我租住的这个地方已经失去原有的清静,在环绕这个小区的四条马路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数不清的人和走不完的汽车。看起来,所谓“热闹”,总该是城市的特色。

我第一次看到数不清的人,是在北京火车站,让我想用“人海”来形容,而当时的我,在踢踢跶跶的脚步声中,感觉昏眩,心烦意乱。这也是多年以来我都不喜欢北京的一个理由。一方面,我的确对“城市”这样的集群理解不多,另一方面,我的个人好恶其实是没有标准的,至少我曾期待过东至也该有如此热闹的一天。

我不喜欢城市,但我无法避开数不清的人群,无论是租住在某个小区,或者只待在互联网的某个角落 ,我们都依靠发现彼此的存在而获得存在感。

我是说我可能喜欢清静,但窗外的喧闹让我觉得我还生活在某个特别的地方,那些传入耳内的声音是带有印记的,声音入耳的刹那,甚至能从鼻子里闻到某种奇怪的味道,那弥漫在这片区域上空独有的味道,让人难以言明。

又或者在互联网上,我会关注朋友们的一举一动,参与一些我感兴趣的话题,评论、点赞或转发。但大多数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仅仅为了刷刷存在感而有这样的行为举动。我是有多害怕被人遗忘呢?

换句话问,我的这种存在感的稀缺是热闹的因,还是热闹的果呢?

好吧,再次受虐于自己的矛盾心理,既然喜欢清静,又何苦在意什么存在感呢?

时间都去哪儿了

跟朋友聊创业,他提到时间成本。大意是与其白手起家使劲吃奶的劲做个收入有限、荣誉有限的小公司,不如站在一个大平台上成为未来上市公司的一分子。他指出创业的艰难,更指出每个人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我很认同他的指点。却不自觉的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那一瞬间,我承认,我有点怀疑自己一直在浪费时间。

这话也该反过来说。我也相信大部分理智的人都倾向于这种做法,但未必个个如意。譬如我,苦求好平台不得,虽坦然但也惘然。人的际遇各有不同,理论上理解的事,现实里却遇不到,但为了生活,总得曲伸自然,留下青山一座,好展他日之念。

我也愿意往好的方向上去看,有人抬举我,我必定感恩。譬如听相声瓦舍的段子,就学来一种态度:做人,该多用乐观的角度去看事情。这样看,我是幸福且美满的。这就不是浪费了。

所以,关于时间成本这笔帐也要乐观的算,过往的就不追究了,若遇着机会,得到提拔,就该抛掉顾忌,踏踏实实的往前走,还有什么比回头叹气更可悲的呢?

谁来实践减法营销

《定位》一书曾提到可通过增加品类的方式来扩大市场。一方面,它满足了消费者的未知需求,但另一方面,它又可能诱发或炮制了消费者本不存在的欲望,并从中获益,这是恶行。

譬如可口可乐公司,除了主打碳酸饮料市场大名鼎鼎的“可口可乐”之外,也有“美汁源”品牌,并创造出一个浓缩果汁市场。这种做法当然符合品牌的发展需求,幸运的是,产品本身也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同,至少看起来,它算有一个多赢的结果。

可正是因为这类标杆型品牌的示范作用,让大多数品牌运营者都误以为:创造一个新品类去忽悠消费者的钱包,远比为消费者提供真正的使用价值更为重要。

至少在域名的注册和管理这块,我以为就犯了这样的一个错。

很久之前,因为中资源的一次促销,我花了250元买了一个.cn域名的五年使用权。后来又因为需要,陆续注册过.com、.org、.net及.info等不同后缀的域名。对于那些于个人特别有价值的域名,我不得不同时注册下不同后缀的其他域名,以确保我是相对安全的,假设我在这些域名上的付出让我某天得到回报的话,不至于头痛到被李鬼冤枉。安全感虽然有了,但成本却是翻上几翻,这种浪费让人抓狂。

如果说用户的不安全感也是一种需求应该被满足的话,那诸如ICANN这类年收入百亿美金级别的域名管理机构,是不是也应该尽尽薄力提供某种低成本的解决方案呢?譬如严格规定域名申请机构或申请人的资格,以确保在有限的域名后缀里,尽量平衡申请者的真实需求。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用加法营销的方式增加新的品类,厚颜无耻的提供无限个后缀,向那些试图保护自己的家伙们收取额外的费用。

不客气的说,这笔收益本质上与敲诈没多大区别!那些新通用顶级域名的出现,对于那些有可能被李鬼的企业或品牌而言,就是一种多余的负担,除了增加品牌运营成本之外,根本没有创造出什么新的价值。但ICANN没有这样想,而品牌主也忘了思考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当然,当下的社会环境也该负点什么责任才对!

尽管我非常反感加法营销术,但这个世上的大多数事都是靠做加法获得成功的。如果我能靠做减法做好一件事该有多好呢?有(máo)趣(dùn)的是,将本不存在的事物或逻辑创造出来并赢得市场,本身于其他而言也是一种加法,若我固执的强调这是减法,会不会有点变态?

不折腾吧,给有理想的人去实践吧!

让你看见 令你在乎